中共永德县委员会 永德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永德县人民政府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永德县委员会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文艺作品 >>散文
· 魅力永德
· 永德县城新貌
· 华夏仙根风景图片
· 部门电话通讯录
· 魅力永德
· 华夏一绝-仙根
· 永德县平安建设宣传资料
· “芒果之乡”——永德
· 永德旅游指南
· 傣族泼水节
· 新农村建设指导员李成军先进..
· 永德土佛
· 和谐永德 生态家园—永德园..
· 芒果品种
· 永德仙根景观图片
· 地理位置
· 创建“平安永德”工作手册之..
· 永德县首张民歌VCD光碟公开..
· 永德仙根旅游风景区总体概念..
· 创建“平安永德”工作手册之..
· 自然资源

李莉:好人 一生平安(之许老师)
[来源:本站 | 作者:李莉 | 日期:2017年6月27日 | 浏览1658 次] 【  】 

                             许老师

 

提起自己的人生,许老师一脸知足感恩的神情,老人家呵呵呵地笑着:“说起自己的这份人生,总的来说还算不错,可以算是幸运的人,想想我这一辈子,好像冥冥之中总有一支大手在帮助着自己,总是有贵人相助,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虽然有过三次婚姻,但每次都是好人,就像遇到李医生,把我的心脏病、弦晕病、痔疮都医好了,如果没有她,我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更别说还能活到九十岁,我现在的身体,全靠李医生、大儿子及三孙子精心调理……”

 许老师出生于昆明嵩明县一个富裕的农民家庭,十七岁那年父母便为他娶了妻室,妻子王巧英相貌清秀端庄,聪惠贤淑,特别孝敬公婆,虽然是父母之命,媒说之姻,但小夫妻俩也算情投意和,相敬如宾。

 许老师从小勤奋好学,学习刻苦,为人厚道,待人诚恳,1945年8月就读于云南高级农业职业学校。

 我含笑问道:“1945年,全国还没解放,国内时局动荡不安,正是中国的‘白色恐怖’时期,你们是如何渡过的?”

 许老师神情严肃:“值抗日战争胜利不久,人民希望实现和平民主,但国民政府却坚持一党专政,并在美国的支持下奉行内战政策。在昆明联合组建的、集“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名校为一炉的西南联大,是一所存在抗战时期的著名大学,集三所大学的著名教授和专家学者,如朱自清,闻一多、钱钟书、沈从文、吴晗等。

 “1945年11月25日晚,我们学校的教务主任黄天祥、训育主任王晓云领着我、李锦明、李布吕等十多个同学,到西南联大的民主草坪上集合,听费孝通、李公仆、闻一多、张奚若等几位教授的‘反内战时事’演讲,参加会议的有云南大学、中法大学、英专大学及全市各中学的积极分子,约五千余人。演讲的主要内容是:反对内战,要民主,要和平,主张成立国共联合政府。正当演讲激烈的时候,国民党反动派的军警包围了联大,鸣枪威协,演讲台一顿时一片混乱……

 提起如烟往事,老人家对我们大发感慨:“唉呀呀!那种人山人海,人挤人,人踏人的场面,你们都难以想象,都能感觉子弹在头上飞……”

 “为了师生们的安全,演讲终断,第二天,全昆明市的大中学校及广大群众非常愤慨,纷纷罢课、罢工、罢市抗议,抗议活动到持续到第五天,终于发生了著名的“一二·一”惨案,12月1日,国民党军警特务冲进学校,用棍棒乱打,用剌刀戳,投掷手榴弹,死亡师生4人,重伤20余人!”

 我忙问道:“是了,我记得中学课本上有一篇课文就叫(最后一次演讲),演讲者就是闻一多,出门就被人暗杀了!”

 “对,1946年7月11日,李公朴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暗杀,7月15日闻一多教授在参加李公朴先生的追悼会上演讲,出了大门就被特务暗杀身亡。”

 我含笑问道:“许老师,你当年应该是20岁左右,在那种动荡不安的年代,你一定是一位进步青年吧?就像电影里那些五四青年,穿着干净的长衫,围着雪白的围巾,上街游行,发抗议书……”

 老人家呵呵呵地笑了:“哪有啊!我哪算得上是个进步青年啊,我这个人懵懵懂懂的,根本搞不清什么是国民党什么是共产党,反正当时学校乱得很,到处罢课,根本没上什么学读什么书,我就老老实实地跟着我们学校的教务主任和训育主任,他们俩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我惊诧道:“许老师,按理说,你当年也是十九、二十岁的青年了,难道真的没有接触过一些进步的思想,比如共产主义宣言什么的?”

 “那时共产党还是十分隐蔽的,当时学校的那些人,你根本分不清谁是国民党谁是共产党,我这个人从来就不是什么冒进的人,只知道老老实实地做事,从不敢惹事,一有空闲时间,我就努力自学,钻研课本。

 “1948年,我毕业于云南高级农业职业学校,以校长、教务主任和训育主任组成的学校领导决定保送我去贵阳师范学院读书,后来换了校长,没有去成。后来黄天祥主任介绍我到嵩明县灵源中心小学任校长。

 1949年12月9日,云南和平解放,黄天祥主任就任云南农校校长,王晓云主任就任大理白族自治州宣传部长,原来的老校长调云南大学任生物系教授,那个新上任的校长被逮捕。这时我才明白,保送我去贵阳师范学院读书、后来又介绍我到灵源中心学校任校长,都是地下党的安排。

 1950年起,所有的中心小学校长,县上,只要是什么长的,有的逮捕,有的更换。接着,县领导抽调我参加清匪反霸、减租退押、土地改革等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工作,一直作材料员和小组长。土改结束,被保送昆明师范学院读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曲靖一中教书仅仅20天,就被师范学院的院长、教育厅长找去谈话:‘镇康县文教科科长到昆明要老师,研究决定,抽调你去!’

 “那个年代,人们的思想普遍都很质朴,哪里艰苦哪里安家!从昆明到镇康,千里迢迢,山高水隔,路途遥远,先坐车到下关,再徒步到临沧,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当时临沧也叫缅宁,抵达缅宁后,受到了文教科的热忱接待,然后用了将近一周的时间,爬山涉水才来到了镇康(也就是现在的永德),我现在腿脚很好,没有落下什么痨疾老病,全靠我妈的教导——过河水的时候,要先歇歇脚,不要马上急着下水。不然就会落下腿疾!”

 我感慨道:“从曲一中到永德一中。那真是天上地下之别啊,如果你留在曲靖一中,真不知道该是什么级别了,许老师,你有没有后悔过来永德?

 许老师坦然笑道“没有,我还觉得我这一辈子来永德算是来对了,如果我没来永德,可能早就不活着了,我那些留在曲靖或是昆明的老同学老朋友,大小总是要负责点什么,都要当点什么官的,都死得差不多了,在文革中都被整得不成样子了,病的病,自杀的自杀,劳教的劳教,更别说还能像我这样平安活到九十岁。所谓福祸相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因为我到镇康中学,任何行政职务都没当过……

 1952年,25岁的许老师到永德一中任教,当时,十八岁就开始当永德一中校长的李耘老师,风华正茂,对朱老师的到来表示大力的欢迎。许老师教物理课,在永德一中教书十多年,没有任过任何的领导职务,就是当班主任。尽管如此,许老师仍坚持一惯的“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做事”的作风,即便是一个全年极最烂的班,一经他调教,总会变成文明、听话,全年级最优秀的班级,所以他总是年年拿优秀,年年加工资,想推辞都不行。

 “1966年,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波及全国。文革首先从学校开始,因为我出身富农,解放前教过书,解放后还是一直教书,而且不论解放前还是解放后,一直都得到领导的好评,好像都是很受重用,有点红火的样子,那种年代,枪打出头鸟,谁有能耐就先收拾谁,说我可能是暗藏特务,要不然就是反革命,文化大革命一开始,首先整的就是我,由县长亲自带队,带领学生开我的批斗大会,大字报铺天盖地,一天一刀白纸,全是针对我,还好没有挨打。我跟学生们讲:“你们要批斗我,可以,但上课的时候必须好好上课,所以学生们上课的时候就安静地上课,下了课就开始批斗,指着我的鼻子骂:你这个反革命!你这个暗藏特务……呵呵!”

 我们都笑了起来:“天哪,一天一刀白纸,不知有多少人写大字报练成书法家了!”

 “文化大革命使批斗运动转向当权派,所有当官的都着,什么校长,县长,科长都揪出来批斗,带领学生批斗我的县长也被揪出来了。因为我没当过什么领导,最多也就当个班主任,不是什么当权派,不属于批斗对象,所以平安地逃过了一劫……”

 那一年,许老师下放到永康鸭塘五七干校学习,也就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虽然说是下放学习改造,但也没怎么苦,这期间,还给我当了一个班长,专门管那些当权派,不过我没有整过任何人,倒是还救了几人,给过几个人方便,不知道他们还记得不记得?”

 在一个接近放寒假的日子里,远在家乡的妻子因患肺气肿逝世了,大儿子打电话到学校,正好教务主任张正笏接着,儿子对教务主任说,先不要告诉老人家,让他先回家再说,教务主任催促许老师:“许老师,你快回家休假去吧,班上的事我帮你处理,你放心!”十九岁的儿子在昆明火车站接到他,儿子用一种很平和的口气对他说:“我妈病死了,你先不要急,事情我已经处里好了,母亲我也已经安葬好了……”回到家里,但见家徒四壁,空空荡荡,所有的东西都被没收得干干净净,连个腌菜罐都不剩,就连他带回家的一件棉衣马上就有人拿走了……

 在家住了十多天,许老师抱着两岁的小儿子国华,回到永德,接着就被调到了小勐统中学任教导主任,也是好心的张正笏主任做媒,和一个叫段翠珍的老师结了婚,这一年,许老师四十多岁了。

 段老师是凤庆人,解放前,她的爷爷是凤庆县县长,她的前夫在整风反右中被整死了。提起自己的第二任妻子,许老师感慨道:“和段翠珍结婚十五年,我们还是有感情的,她对国华视同已出,非常疼爱,我常常对儿了说:‘你这一辈子,一定要记住,你有三位妈妈,第一位是你的生母,她给了你生命,把你带到这个世上,第二位,便是你的段翠珍妈妈,她没有生你,但她养育了你,教育了你,把你带大,第二位便是你的李医生妈妈,是她督促你读书,找人辅导你学习,帮你找到了工作,三位妈妈对你都有恩,所以你要懂得感恩,不要忘本才是!’

 “翠珍虽然出身大户人家,但一点小姐架子都没有,反而是忍辱负重,任劳任怨,性格非常朴素大方,聪慧善良,心灵手巧,多才多艺,读过的书又多,我们一起生活了十五年。当时杨在麒在小勐统当校长,后来调县上任教育局长,学校的事务几乎由我负责,多半翠珍在幕后指点。可惜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命却很苦,得了糖尿病,虽然领导和同事们都很关心,帮忙到处找中医,找出名的医生,我也带她到处求医问药,临沧,昆明都去医,但还是不见什么成效,1986年在临沧抢求无效病故……”

 “我们和李医生本来就认识,那时他们一家也在小勐统,翠珍和李医生又都是凤庆人,翠珍去逝后,有一次我碰到了她,听她说起,她也离婚了,于是我就试着向她求婚,她看我老实可靠,就答应了。

 那年我已经六十一岁了,本来已经到了退休年龄,潘忠宇副书纪亲自找我谈话:“乌木龙中学风气不好,有些混乱,县委研究决定要你去整顿一下!”我就任后,在鲁学忠区委书记的直接参与及全体老师的共同努力下,一年后,学校秩序恢复了正常。几经推荐,最后县委批准,李贵福接任校长,之后李校长考取了大学要去读书三年,县委又下文,让我延迟三年退休。所以我退休时,已经六十五岁了……

 “很多关心我的人都说延迟退休那么多年,也没得什么,太吃亏了!我这个人木头木脑的,也没感觉什么吃亏不吃亏的,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随遇而安,知足常乐,计较那么多干什么?李医生提醒我说:‘一点都不吃亏,正是因为延迟退休三年,你才赶上全县第一批评上中学高级教师职称的大好机会,退休后,县委组织部及老干局又通知你,说你是建国初期参加工作,在政治上、生活上都给予你关心照顾,你处处都得到党的关怀,一点都不吃亏!’”

 我叹道:“许老师,听完了你和施李的故事,让我很感慨,你们的一生真的太不容易了,你和第一任妻子有十八年的缘份,和段翠珍老师15年的缘份,和李医生却一起走过了29年,你们的人生对我们来说,可以活几生几世了!”

 许老师就呵呵呵地笑:“我想我这一生人的命运,还是与我的性格有关,我这个人一辈子老实本份,规规矩矩,从不与别人争什么,计较什么,学校那些领导,我从来不会去吹捧谁,去拍哪个的马屁,人家自自然然地就是对我好,就说我的三次婚姻吧,你说我这个人的运气好,尽遇到好女人,其实也不尽然,如果不是因为我为人老实可靠,别人也不会看上我,愿意和我过日子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呵呵!”

 我笑道:“那是自然,性格决定命运嘛,许老师,你这个人貌似老实,其实在我看来,那就是一种大智慧,大智若愚,就像中国的老庄,懂得如何趋吉避祸,所以你才躲过了一次次凶险。你和李医生这一路走来,长达29年,又是重组家庭,那需要很大的包容心,忍辱心,其中恐怕也有许多难以与人言说的无奈吧?”

 “我们俩结婚的时候,各自的孩子都已经大了,她照顾他的儿子多一点,我照顾我的儿子多一点,这也是人之常情,最正常不过的事,我这个人一向坦荡,有什么说什么,所以我们俩的经济是独立的,她有她的工资,我有我的工资。不过我大儿子对李医生一向是非常尊敬的,一口一个“妈”叫得很亲热,曾两次领我们俩去北京等几个大城市旅游、参观,让我们坐火车、乘飞机轮船……国华对李医生也是很佩服的,李医生教导他时,他从来都是好好听着,从不回嘴,倒是我说他几句,他还头扭头扭的不想听。李医生的两个姑娘对我也是极好的,大姑娘一千多块的毛衣也给我买,二姑娘每次来,都带着礼物会去看我,算可以了,别的事,管他三七二十四……其实做人要会想,两个姑娘对我好,其实是对她妈好,因为她妈高兴哈,而我儿子对他妈好,其实就是对我好,因为对他妈好,我就高兴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们坐在许老师幽静的小院里,慢慢地喝着茶,静听老人悠悠细数那些远去了的如烟住事,很多记忆已经模糊不清,恍如旧梦,有的片断却依旧刻骨铭心,清晰如昨。夕阳的余辉中,老人宁静,安然地微笑着,侃侃而谈。

 望着老人温暧慈祥的笑脸,一种难以言表的感动在心中慢慢升起。我想,一个人一生会有很多机遇,如果走进了岔路,可能就走进了山沟,如果走在悬崖上,就有可能掉下去,如果往正道上走,就会规避很多危险。很多人在年轻时,就因各种各样的意外死了,能如许老师这样平安活到九十岁的人少之又少,这样的老人,值得我们仰视,他们经历了一生的坎坷、苦难,还能活着走到老,本身就是一种伟大。这个无常的世间,其实是没有幸运这回事的,所谓的幸运其实也是一种必然,“贵人相助”或是“命犯小人”其实跟每个人的性格也是分不开的,就像毛主席说的:“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敬佩李医生与许老师这样的人,千帆过尽,历经风雨,依然有一颗善良的心,平和、从容、淡定、安祥,一双慈眼看世界。

 想起电视剧《渴望》的主题歌词——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就在身边……谁能与我同醉,相知年年岁岁,咫尺天涯皆有缘,此情温暧人间……”

 愿天下苍生老有所依,幼有所养!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白头偕老!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2017年暑假小学生辅导班开班

 

地址:永利公园王府生活区家中 5幢2011(永通大酒店以东)

时间:书法:一至星期五,早上8点—11点30。

画画:下午2点30—5点30。

小学生心理疏导:每星期六早上8点30—11点30

小学生作文辅导: 星期六下午2点30——5点30。

学费:每班200元/月 辅导老师:缪老师、李老师。

电话:15087860820、15126565201。

小学生心理疏导,主要是针对孩子当前一些不良的心理特点,如小学生常见的争强好胜、骄横自负、自私自利、消极放纵、孤僻内向、孤独自卑、忧郁自闭、心理脆弱、脾气爆燥、性格倔强、情绪不稳、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等心理问题,利用谈心、聊天、讲故事,讲事例的方式,跟孩子进行感情沟通,让孩子在真诚、平等、安全、信任的心境下敞开心扉,吐露心声,寻找一条通往孩子心灵之路,进行疏通、引导,及时发现孩子的闪光点,及时加以鼓励(必要时可与孩子任课老师、家长沟通、交流)实现孩子新的心理平衡,使之活泼自信、乐观开朗、阳光健康。我们将尝试附以中华传统美德的潜移默化,使孩子渐渐懂得尊敬老爱幼、尊敬师长、孝敬父母、使之懂得宽容、退让、知足、感恩、珍惜……(场地有限,每班限额20人,家长必须亲自接送)


专题报道 | 图片新闻 |疑难问答|信息发布步骤 |关于我们


芒果之乡-永德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欢迎您!您是第 位访问者
永德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网管中心 滇ICP备09009510号 中文域名:http://永德县人民政府.政务.cn
政务信息投稿邮箱:ynydzwxx@126.com 地址:云南省永德县人民政府 邮编:677600
 IE高版本用户请点:工具-兼容性视图 邮箱: ynydzfb@126.com

 

滇公网安备 53092302000101号